原来我们都只是迁徙的候鸟,飞向远隔